热门: 延安路建无轨电车线路   去年一线楼面价涨8成   最冷天蔬菜批发价跌量减   沪昨日气温创35年来最低   “水管”昨成最热词   周三将告别冰点并迎来雨水   大悦城七楼外墙突发火灾   沪位列全国最拥堵城市第8   抗寒防冻必备攻略   沪将继续执行住房限购政策   地铁开启防冻“加强版”   申城遭遇罕见寒潮   沪市民境外游人均支出1.5万   沪多地气温破冰点   雾霾高发铁棍山药沪上受捧   
【浏览字号:
濮存昕、杨立新、周寰、钱理群于泰康燕园忆述梅阡共议话剧传承
http://joy.online.sh.cn 2016-08-11 15:55

  2016年8月7日,在知名艺术家梅阡先生诞辰100周年之际,《末代皇帝》导演周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著名演员濮存昕、杨立新等嘉宾,来到梅阡先生遗孀边波女士居住的泰康燕园养老社区,看望边波女士,并与燕园养老社区居民钱理群教授围坐一堂,追忆梅阡先生的经典剧作、创作历程,畅谈话剧艺术传承,分享人艺老一辈艺术家留下的精神财富。


纪念梅阡先生百年诞辰

  周寰:“我一辈子忘不了梅先生给我的教导和培育”

  在座谈环节,作为与梅阡先生交往近40年的导演周寰先生说:“我一辈子忘不了梅先生给我的教导和培育”。

  周寰回忆说,1973年,他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回到中央电视台的电视剧剧团。当时,要拍《于无声处》,请梅阡先生做艺术指导。梅阡先生第一天看完联排说:“明天重新排练”。从此,梅阡先生开始手把手地教他。梅先生告诉周寰,“拍戏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对生活的理解,使得人物在舞台上能够活灵活现的表现出每一个人物的个性。”

周寰导演深情讲述与梅阡先生相处点滴

  1984年,金山先生筹备拍摄《末代皇帝》电视剧,后来金山先生去世,这个任务就交给梅阡先生。梅先生提出:“我年纪太大了,中央电视台应该派个年经的导演跟我一起来拍”。梅先生向台领导提出,让周寰来拍这个戏。

  周寰说,从此他们一起摸爬滚打,从这个戏里,梅先生一点一滴教他。“那时拍宫里的戏,在故宫、颐和园,梅阡先生每天和我们讨论剧本、跟演员讨论工作、坚持一直在现场。但是有一条,梅先生不说话,他有什么要求交代给我,就这么一点点把我给扶持起来。所以,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梅先生给我的教导和培育。”

  杨立新:“羡慕他们那个时代心中有那么多锦绣”

  演员杨立新在追忆中说,他和其他几位比起来,跟梅阡老师的接触真不算多,按说应该是擦肩而过,但因为拍戏和梅阡先生有过三次交集:第一次是1979年,排曹禺先生的《王昭君》 ,梅阡先生做指导,20多岁的杨立新在戏里跑群众;第二次拍《末代皇帝》,现场直接导演是周寰导演、张建民老师,杨立新演《末代皇帝》之前的光绪皇帝;第三次重排《骆驼祥子》,梅阡老师导演,戏就演了一场,杨立新作为C角还没演上。

人艺演员杨立新表达对梅阡先生的尊敬之情

  看过燕园社区组织的纪念梅阡先生诞辰百年画展,杨立新说,梅阡先生是一个非常丰富的人,外国戏有他导演的《耶戈尔·布雷乔夫和其他的人们》;同时,他不只是一个导演,他还编写剧本,笔头子特别棒,包括《咸亨酒店》,他在文学上造诣很丰富。

梅阡先生诞辰百年作品展

  从上世纪30年代到60年代,梅阡老师他们那一代有那么多优秀的人,将北京人艺塑造出来,缔造成一个优秀的剧院。杨立新说:“从古今中外看,这一代人都是一个优秀的群体,他们每个人都是一个优秀的组成部分,特别羡慕那个时代的那种敬业精神,羡慕他们那个时代心中那么多的锦绣。他们这辈人都是我们心中的宝贝。”

  濮存昕:“我们就是要接上这口气,不接上这口气,不定这个时代变成什么样了”

人艺著名演员濮存昕讲述梅阡先生对后辈的影响

  濮存昕的父母与梅阡先生是至交。当年,梅阡做导演时,濮存昕的父亲做副导演,做辅助工作。濮存昕说,梅阡先生比他父亲大十岁,父亲一直认为自己是梅先生的学生,是小辈儿,对前辈很尊重,感情也很深。

  谈到前辈对晚辈的影响,濮存昕说:“老一辈艺术家是人艺的宝贝,在我们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他们对我们的影响。他们养育我们,是他们让我们站到台中间去了。他们身上带的艺术是跟着生命走的,看着的是福气。”

  濮存昕谈到,一方水土一方人,一个时代一代英豪,前辈们是创造英豪的时代,特别是在文化方面。“梅先生在北京人艺的建树,是和焦菊隐先生、欧阳山尊先生一样的,他们在上世纪50年代,用十年功夫,让人艺一跃成为世界级,可以和世界先进文化剧目对话的一个剧院。我觉得真了不起。”

  前辈们对后辈们的影响很重要,濮存昕说,“我们就是要接上这口气,不接上这口气,不定这个时代变成什么样了。”

  谈到对前辈影响的理解,濮存昕说:“影响二字就是承前启后,一代一代。甭管你出不出名,挣多少钱,你是星儿不是星儿,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不对,这些都是前辈们对我们的影响。没有前辈们,我们可能也挺飞扬跋扈的,但在北京人艺这个气场,我们可不敢造次。我们生逢其时,见过这些前辈,交情没有那么深,但是受其影响,这是我们的福气。今天,我们向梅先生致敬,向边先生问候,到这里感受下承前启后的这个意义,很重要。要是不讲究这个,咱们就没什么希望了,真的,特别是文化,没什么希望了。”

  钱理群:“在人艺发展历史上,梅阡先生是四大导演之一、其作品是七大经典之一”

  作为泰康燕园社区的“著名居民”,知名学者钱理群教授说,他是以两重身份来参加活动:一个是燕园社区居民;另一个是人艺和梅阡老师的忠实粉丝。在座谈会前,钱理群教授做了深入研究,并特意准备了文稿。

泰康燕园社区居民、知名学者钱理群教授谈梅阡先生

  谈到梅阡先生的价值和贡献,钱理群教授说,“必须要和人艺的传统联系起来,把梅阡先生放到人艺的传统里来看他的贡献。”人艺的传统最重要的是创造了一个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现代话剧体系,形成人艺的风格,这是人艺在中国现代话剧史上最重要的贡献。

  人艺的风格是什么?钱理群教授谈到,其中一个很重要方面,它强调的是整个和谐的整体性,从编剧到导演到舞美到演员,非常和谐。所以,人艺才有一群非常出色的剧作家,一群非常出色的导演,非常出色的演员。

  梅阡先生作为人艺的四大导演之一,有其特殊性。钱理群说,梅阡先生不仅是导演,还同时参与编剧。他编剧的《胆剑篇》是非常好的创作,体现了人艺特点,创造出人艺这个艺术体系,它是经过一系列的经典演出做实验,然后积淀出来的特定的文化体系。

  在钱教授的印象里,在五六十年代,人艺有七大经典演出:《龙须沟》、《虎符》、《蔡文姬》、《茶馆》、《雷雨》、《日出》,还有梅阡先生的《骆驼祥子》,这七大经典演出奠定了人艺的中国特色话剧体系和基础。他认为,梅阡先生的《骆驼祥子》,体现了“和谐”,那是一个经典。

  钱理群教授评价,认识梅阡的价值,应该把梅阡放在人艺的历史发展中来看,他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人艺最典型的四大导演之一,他的作品是七大经典之一。

  同时,钱理群教授对人艺也提出自己的一些期待。他认为曹禺先生的想象力与创造力超过了时代接受水平,用时代的思维去解释他的创作削弱了他作品的丰富性,希望能恢复完整版《雷雨》演出,并期待曹禺的得意之作独幕剧《正在想》能排演。“人艺是很有潜力的,有这些宝贝和艺术家是非常值得发掘的。”


活动结束,现场嘉宾与梅阡先生的遗孀边波女士(手持献花者)合影

  当天,北京人艺党委书记王文光、副书记丁立军,著名导演欧阳山尊夫人徐静媛、话剧演员严敏求、著名朗诵家方明也出席了活动。泰康之家副总裁兼养老社区总经理刘淑琴介绍,基于“文化养老”理念,未来泰康养老社区致力于打造集文化、艺术、学术于一体的交流平台,此次“纪念梅阡先生诞生一百周年活动”是社区系列文化活动之一。

  • 分享到:

相关文章

[选稿]:湘湘
爆料电话:52122211  给热线提意见
复制地址
浏览器限制,请复制输入框中链接和标题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频道合作 | 站点地图 |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4]0028-028号 营业执照信息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 上海青年公益门户网站 放心搜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