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延安路建无轨电车线路   去年一线楼面价涨8成   最冷天蔬菜批发价跌量减   沪昨日气温创35年来最低   “水管”昨成最热词   周三将告别冰点并迎来雨水   大悦城七楼外墙突发火灾   沪位列全国最拥堵城市第8   抗寒防冻必备攻略   沪将继续执行住房限购政策   地铁开启防冻“加强版”   申城遭遇罕见寒潮   沪市民境外游人均支出1.5万   沪多地气温破冰点   雾霾高发铁棍山药沪上受捧   

导演张进:拍有追求、有价值的商业电影

http://joy.online.sh.cn/ 2016-08-23 18:26 稿件来源:搜狐娱乐
点击图片看下一页

  约见张进导演,是在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日。

  那天,上海的天空蒙着一层胶片般的蛋黄色,像极了那部在上海取景拍摄、于2014年火遍全球的科幻爱情电影《她》中的经典天色。上海A股沪市交易所传来中国电影上市的钟声,让这座城市陡然间多了一份喜事般的热闹气氛。也在这一天导演张进的电影《了不起的小家伙们》成功入围入围美国圣地亚哥国际儿童电影节,这是一个适合谈电影的日子。

  无疑,这是中国电影发展最好的时代:中国的票房大盘与日俱增,国际上各大电影公司纷纷和国人合作,国内的电影节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日渐增长,还有那些有梦想的人,纷纷进入电影这一行业。张进,也是这群追梦人中的一位。

  翻看手中张进的履历,用“年轻有为”来形容他,丝毫不为过:名校毕业;毕业之后就顺利进入顶尖的4A广告公司;之后十年拿到全球广告行业最顶级的四项大奖;事业最顶峰期,开设了自己的公司拥有了一批固定客户;公司业务顺风顺水的时候,又于3年前,选择进入电影行业。

  两点差五分钟,张进准时出现在我面前。标准的西方绅士时间观,永远比约见你的人,早到五分钟。

  眼前的张进,黑色的T恤,蓝色的牛仔裤,黑色板鞋,穿着打扮走的是极简主义风格。和我们所常见或长发、或墨镜、或艺术范儿的导演形象有很大的不同,更与想象中的广告界、走时尚路线的精英形象完全无关。

  “恭喜张导成功入围美国圣地亚哥国际儿童电影节”我这样开场。

  张进摇摇头,笑着说:“哪里哪里,谢谢。”张进说话迅速的语速和略带谦逊的口气,透露着他骨子里的自信,让我将眼前的他和履历中的他慢慢地联系起来。从而开始了我们这次的访谈。

  (以下Q代表记者; A代表张进导演。)

  Q:你为什么想要拍电影?为何想到从广告行业转向电影行业?

  A:我从2003年开始做广告,到2013年正好是十年。十年的时间,我只做了广告这一个行业。所有该经历的,差不多也都经历了;该挑战的,也都挑战了;该证明自己奖项,也都拿了。当然广告行业也是一项无极限的攀岩,就算我用尽一生,也许只是看到了这项艺术的一个边缘。只是对我个人来说,在做了十年之后,我告诉自己,是时候该进入人生的下一阶段了,可以尝试一下别的新东西。

  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我选择了电影这一行业。并花了两年时间去准备我的第一部电影。

  在我看来,电影是一个综合的艺术呈现方式,包括你的审美、对世界的理解、对团队的管理、对时间的把控等等。我愿意挑战一下这样的一门综合艺术。

  另一方面,电影和广告也有很大的相通之处,从广告转行做电影,相对其他行业转行做电影来说,难度小一些。尤其我之前做的是影视广告,也是需要在一个时间里,用故事的形式去阐述一个产品,只不过时间更短。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如今的电影圈,很多知名的电影人也都是广告人转行而来,比如华谊的王中军,《画皮2》的乌尔善,《匆匆那年》的导演张一白等等。

  电影还有一个很吸引我的地方是,电影可以传递主创人员的价值观。广告是一个更偏向商业的艺术,所有的呈现只为了一个终极目的:将产品最大程度地展现给观众,并使其接受。而电影,即使是商业电影,也是承载了主创者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展现和传递。比如说《辛德勒名单》。这样就上升到一个社会责任感的高度。这就要回溯到,我第一次有想做电影这个念头上来。

  Q:第一次想做电影是什么时候?是有什么具体事件促使你产生这个念头呢?

  A:那是在2012年底。当时有个朋友在做一个叫做《生命签证》的电影。这个电影讲述的是关于上海人和犹太人之间的一段历史。二战时期,犹太人想要逃离纳粹的唯一机会就是移民他国,可是当时很多国家都拒绝向犹太人发放签证,而此时上海却向犹太人伸出了援助,发放了数千张签证,从而使得很多的犹太人逃离了那场灾难。这是一段很值得记录的历史,可是现在却很少有人知道,或主动去了解,除非是研究这段历史的学者。

  当时那个电影讲述的就是关于这样的一段历史。朋友邀请我参与了这个电影的一个环节。那次的工作使我产生了很大的触动。这样的一份历史的传承和展现,这样的一个价值观的传递,是广告所无法涵盖的。

  就在那时,我就有了做电影的想法,我想在这个世界留下一些有意义的东西,留下一些对社会的进步有所推动的东西,也想通过电影表达我内心真正认同和追求的东西。电影,是我温和地传递价值观的一种方式。

  Q:价值观的传递,是很多文艺电影承载的东西。你是想要走文艺片路线吗?

  A:如果说“文艺片”是小众电影的代称的话,我并不想走文艺片路线。事实上,我也很明确我想要走的电影路线,我比较喜欢也比较感兴趣科幻商业大片的路线,我的定位是做中国的“卡梅隆”。这个和价值观的传递,并不矛盾。你仔细研究好莱坞历年票房最好的那些大片,无一例外都是颂扬“真善美”的东西,都是“政治正确”符合世界主流价值观的东西。

  并且,我认为只有商业片才能赢得最多的观众群,才能最大程度地传递主流价值观,最广度地传播“惩恶扬善”的理念。

  有时候大家会产生一种误解,似乎“商业片”就是等于“赚钱”,“赚钱”等于是“不好的东西”。这是一个很令人遗憾的“误解”。

  赚钱固然是商业片的主要诉求之一,毕竟电影是一个非常消耗资本的艺术,投资人去投了那么多钱去支持你故事的实现,作为一个导演,让电影收回投资这是这个职业的本分。但是,商业片并不消极。你看好莱坞迪斯尼、梦工厂出品的动画片,都是票房大卖的商业片,却又给了孩子们非常正确的价值导向。这就是一个伟大的电影公司、一个伟大的电影人该做的事情,给投资人以金钱的回报;给社会以及观影者在享受视觉盛宴的同时,以正

  确积极的价值引导。这也是我追求的方向,拍有追求、有价值的商业电影。

  Q:谈到电影,我们想知道张导您最喜欢的电影类型是什么?

  A:我最喜欢的电影类型有很多,看得最多的应该说是科幻片。比如说詹姆斯.卡梅隆的《阿凡达》。我记得当时《阿凡达》上映的那一年,我正好在拍一个3D广告,然后大家说有个3D电影出来了,视觉超级震撼,于是我就第一时间去看了。

  记得那天,电影散场,我从上海影城出来,一个人沿着街道走了很久。那样的一种震撼,从视觉到主题、到心灵,彻头彻尾地被撼动了,至今印象深刻。我那时候就在想,我用3D拍了一个广告,人家用3D拍了一个电影,传递的又是那样一种深刻的价值观,怎么说呢,就是“扩张主义与自然的对抗”。差了好几个Level(水平)。(笑)

  Q:那您这次为什么选择拍儿童电影?

  A:我们这次的电影,也有科幻的元素。准确地说是一个儿童科幻电影。

  最初的时候,我跟我的编剧谈,说我们来写一个儿童电影吧。因为我看中了中国儿童电影这个市场。美国好莱坞,一年要上几十部儿童片,真人电影、动画电影、甚至是动物演出的电影,很多种。而我们中国电影市场,一年才几部儿童电影,并且主要的儿童电影,是以电视剧的题材做成大电影的形式,或者是儿童电视栏目的大电影,很少很少专门为儿童开发的电影。而且有些儿童电影,事实上,从个人观念来说,我并不觉得适合给儿童看,比如暴力的,打架的,脱离客观事实的。这些让孩子们看了之后,会有一些负面的影响。所以,我想针对中国的儿童市场来做一个电影,做一个真正的关于儿童真、善、美的电影,做一个以儿童为主角的电影,让大人去感受儿童身上独有的纯真和“了不起”的地方。

  另一个从社会层面上来说,现在中国的整个经济发展得已经很好,新一代的父母更加有时间、有能力去重视小孩的教育。可是什么是真正好的教育?这些大家都在摸索,坦白说我个人也没有答案。送孩子去培养多方面的才艺,是一种教育;努力为孩子选择名校,也是一种教育;还有一种教育,是互动型的教育,就是说大人给孩子以教育,同时也从孩子身上学到东西,这样一种互相成长型的教育,是很有意思的一门课题。我将这样的一个课题交给电影本身,我希望大家能通过观看我们的电影,最后能得到一些好的启发和参考。

  正好这个题材,编剧也感兴趣,于是就这样开始了。写到后面,我就问编剧,能不能加入一些科幻元素,增加电影的可看性,当然也是因为我个人比较偏好科幻元素(笑)。编剧想了几天,就说可以的。于是就将故事做成科幻儿童电影的形式了。

  Q:你怎么保证你的电影,给家长的参考是正确的或是有积极意义的?

  A:我的电影不给具体的建议。也没有很“实用主义”的东西。我不会通过我的电影,告诉你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我只是展示给你看,孩子本身具备的东西。我们常说,“以人为本”。我们的电影是“以孩子为本”。我给你看孩子的天性,孩子的自然反应,孩子的思维,孩子解决问题的方式。

  这些我觉得,已经是可以给家长看到的关于孩子的,最好的东西。

  我希望我的电影,通过最温和的方式,输出一个价值观,那就是“以孩子为本”。

  Q:拍摄中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A:(笑)最大的挑战有三。

  一是,我选择了最难拍摄的主体——儿童。

  这个最难拍摄,首先体现在工作时间和法律。因为我们的一部分场景是在洛杉矶拍摄的,那么在好莱坞儿童的工作时间,根据他们的具体年龄有具体的不同。比如,五岁至八岁的儿童,每天的工作时间不能超过七个半小时,早上最早报道的时间是九点,下午在四点半之后必须停止工作。而年龄在九岁以上,就能工作九个半小时。

  我们的剧本中,孩子原本的年龄设定全部是在八岁。然后我在洛杉矶的第一副导演,接到这个职位之后,拿到剧本一看,就疯了,立刻找来编剧开会。问编剧,这个剧本中的人物设定,能不能改成九岁,这样就能增加孩子们的工作时间。编剧说,可以的,这个影响不大。可是到最后,我们选的演员,因为需要人物形象和性格和角色符合的原因,还是有些小朋友是九岁以下的,所以我们每天的拍摄,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把孩子们的戏份先拍,大人的放到后面拍。

  然后,加州还有法律规定,儿童拍戏,必须有Studio teacher在场。这个studio teacher就是一个拿到执照的、有资格在娱乐行业教小朋友的一个老师。这个studio teacher会在现场监管,看看你有没有违背法律,有没有让孩子不适的镜头和不适宜的工作。还有在拍摄的空隙,去负责给孩子们上课。当然这个钱,也是需要额外支付的(笑)。

  其次,这个难拍还体现在儿童的情绪不可控上。毕竟孩子们不是专业演员,他们的思维不是成人思维。一段戏,孩子们演上三遍,有的孩子就会有沮丧情绪,会认为是不是我演的不好。然后,有的戏,比较好玩,孩子们就会兴奋,他们不会觉得这个是在拍电影,他们就是觉得好玩。所以这个把控情绪,很重要。当然也很挑战(笑)。

  二是,我们的电影还有一个更难拍摄的主题——动物。

  好莱坞流传着一个经典谏言“不要拍孩子和动物”。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大笑)。

  我们的电影里有两只动物演员,一只是法国斗牛犬幼崽,一只是拉布拉多导盲犬,戏份还挺多。

  你说,你跟孩子说说戏,孩子起码还能理解,和狗说戏,那只能是瞎比划了,并且还是我这个中国导演和美国狗说戏,还得首先过语言这一关(笑)。

  同一场戏,我得先跟训犬师说一遍,再跟狗用动作比划一遍。当然大部分时候,我们的狗明星都是看着训犬师手里的狗粮(笑),丝毫不带斜眼看我的。

  好在有付出就有收获,我们的狗明星的表演,给我们的电影增色不少。

  三是,我选择了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拍电影。

  洛杉矶是全世界电影的中心。这里有全世界最顶级的电影人才和最完善的电影拍摄制度。我一直记得孔子的这句训话:“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则无所得矣”。因此当我开始有这个做电影的心时,我就打算去洛杉矶拍电影。两年前就是2013年,我首先选择了去纽约电影学院学习电影导演,然后去洛杉矶开拍我的第一部电影,作为一个新人导演,肯定有这样那样的不足,可是我站在世界电影的中心,遵循着最成熟的电影拍摄流程,有着专业的团队,最最起码及格是有保证的,同时边拍边实践体验学以致用,总算收获颇丰。

  但是,这也给我造成了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毕竟洛杉矶于我而言,是一个陌生的城市。我的人脉和资源都在上海,有些熟门熟路的东西,在洛杉矶要找到就需要花精力和时间。

  Q:广告导演和电影导演,现在从你的角度看,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A:一句话:广告导演,负责呈现产品;电影导演,负责呈现内心。

  Q:在拍这个电影之前,你足足准备了两年,其中包括去美国好莱坞学习导演专业。你是怎么考虑的?现在很多新锐导演,都不会像你这样做。

  A:首先,别的导演不像我这样做,可能他们有他们的积累方式或者学习方式。

  导演是一门专门的艺术,我并不认为有人不通过学习就可以做好。“学习”有很多种方式,有人通过长期的基础实践学习,比如长期跟组;有人通过书本的知识获得,比如观看大量影视的理论书籍;也有人通过大量观摩电影总结,比如《低俗小说》的导演昆丁.塔伦蒂诺以前就是出租碟片的,他看了成百上千的电影,就说我也能拍了。而对于我来说,我喜欢的方式,是去最顶尖的工业领地,去最专业的电影学院学习,从而进入专业的领域。

  至于准备了两年这个说法,这只是一个表面。事实上,回过头想想,为了这个电影,我积累了整整三十六年,一不小心暴露了年龄。(笑)这样的说法丝毫不夸张。

  这是一部儿童电影,我之前所接受到的教育和我们电影中的孩子们的教育截然不同。拍的时候,我也会想到我小时候的感受,包括我在南京大学里接受到的教育。这些都是渗透到电影中的。

  还有,之前我所从事的广告行业,给了我很充沛的审美底蕴。怎样的画面更美,怎样的配色更丰富,这些都是之前多年积累的结果。

  所以,我感谢我的之前的每一段人生,让我能够在进入一个新的领域也能坚定而从容。

  Q:此次拍摄,最大的体验和感受是什么?

  A:一个字:累(笑)。

  累在哪里呢?首先第一次拍电影,对我来说,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从剧本、演员挑选,到拍摄的整个创作,所有的东西都要去思考,还有大量的后期。以及我们挑战了两个最难的元素,儿童与动物。这是从精神层面上来说。

  其次在体能上来说,我们前后拍摄周期在一个月左右,每天几乎都要工作十二个小时。还要分几次拍摄。场地,又分中国部分拍摄和美国部分拍摄。美国部分还分,实地拍摄和绿棚拍摄。实地拍摄除了在洛杉矶,还去了悠仙美地取景。科幻的部分还要用3D建模。能撑到今天,坐在你面前接受采访,真的多亏了平日坚持健身(笑)。

  下次拍摄之前,我会给全部的组员提前半年制定统一健身计划(笑)。

  Q:有第二部电影计划吗?可以和我们分享吗?

  A:第二部电影将是《了不起的小家伙们》的续集——《了不起的小家伙们2》。我已经跟我们的编剧张挺,预约好了第二个剧本。我们的第二个故事将是一个非常高水准的故事和制作,具体细节,留点悬念给大家。

  Q:有什么经验和建议和其他新人导演分享的吗?

  A:积累很关键。电影是艺术的综合形式。最后的呈现,是你个人多年的积累。当你各方面的积累到了,就会拍好。

  当然还有那句好莱坞经典谏言“不要拍摄动物和儿童”(笑)。

  Q:最后一个问题:你给你自己的电影打几分?

  A:如果满分100分的话,我愿意先给自己打60分。及格是一定有保证的。

  至于其他评分,就交给观众们吧。

  中国首部真人科幻儿童电影《了不起的小家伙们》(The Great Guys)成功入围美国SDIKFF圣地亚哥国际儿童电影节最后的长篇竞赛单元,并将于8月26—28号角逐各大奖项。

  张进

  中国制片人、导演

  美国 KINGSFILM worldwide INC. CEO

  中国星威影业 创始人

  毕业于南京大学

  纽约电影学院进修电影导演专业

  代表作儿童科幻电影 《了不起的小家伙们》 入围美国圣地亚哥国际儿童电影节

  曾获法国嘎纳CANNES金狮、纽约广告节银奖、美国Oneshow银铅笔、美国Clio银奖等全球广告顶级大奖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选稿: 湘湘

  • 分享到:
爆料电话:52122211  给热线提意见
复制地址
浏览器限制,请复制输入框中链接和标题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频道合作 | 站点地图 |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4]0028-028号 营业执照信息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 上海青年公益门户网站 放心搜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